傑天愣了,無論丁依依拒絕他多少次,他都覺得自己是有機會的,直到剛才她的話真正讓他感覺到了挫敗和無力。

他的心裡騰升出一股怒氣,巴不得葉念墨就出現在這裡好好的和他打一架,心裡正鬱悶着,面前又伸過來一個手掌,掌心裡赫然在目是幾顆藥丸。

夜晚,約定好的船隻搖搖晃晃的在離三人不遠處叫着,「你們該不會是警C派來的吧,昨天就有一個哥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半路上就不知道被什麼人劫持了,連人帶船丟到了警C局。」

傑天不耐煩,「不是,愛來來,愛滾滾。」

男人思考了一會才慢慢把船開到岸邊,傑天再次問丁依依,「你確定不和我走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