略微興奮的情緒很快冷靜下來,他起身在客廳踱步,捲曲的睫毛微微下揚,心裡一直在考量着:如果這一切都是葉念墨故意做出來的假象,只為了讓自己放鬆警惕,他好進來這裡把丁依依給救出去。

「呵呵,」他嘴角揚起一抹笑容,心裡得意,縱然你有多麼的聰明,在我看來也只是跳樑小丑罷了。

傭人端着餐盒下來,他問道:「都吃了嗎?」

「吃了,很配合,就是不說話。」傭人一向很還怕這個喜怒無常的男人,連一句話都不敢多說。

看到她畏畏縮縮的樣子傑天心裡就有火,他揚手讓人立刻從他眼前消失,大步流星的往丁依依的房間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