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接電話。」丁依依害羞得身體都透着淡淡的紅色,手臂微微掙扎,等到禁錮着手臂的力道一松,她立刻抱着電話往床角縮去。

「奶奶!」她的音調猛地拉長,「沒睡懶覺,已經起床了。」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,他看了一眼葉念墨,輕聲道:「念墨,要他接電話嗎?」

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些什麼,丁依依臉色越來越紅,只能頻頻點頭,「好好好,我這就過去。」

掛下電話,她臉色還有些紅,付鳳儀以為她和葉念墨正在做什麼事,還說了幾句注意事項。

葉念墨已經起床,精瘦的身材雖然白皙,卻隱約存在着力量,他從衣櫃裡拿出一件襯衫,在丁依依面前怡然自得的穿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