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不可能的。」她走近牆壁,又仔細的看了一遍,還是什麼都沒有。

杜蒲言站在她身後,「你是不是太累了,在這裡住不習慣嗎?」

太多的怪異沒辦法解釋,丁依依知道就算自己堅持自己的看法也絕對沒有人相信,只好順着他的話說道:「可能是我太累了沒有看清楚吧。」

「現在很晚了,我也不方便打擾,你有什麼事情就大聲喊,我應該能聽到。」杜蒲言一直站在門外,保持着兩人的距離。

丁依依察覺到他貼心的舉動,對他的感激又深刻了幾分,她點頭,神色里也帶上了一絲柔和,「你來很久了嗎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