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依依猶豫了半響,覺得既然已經來到這裡,再否定顯得自己不會做人,於是點點頭。

主持嘴角始終噙着淡淡的笑意,他轉身推開房門,「那你就進去吧。」

丁依依往屋子裡看了幾眼,裡面黑壓壓的,明明是大早上,房間裡卻好像被陽光拋棄一樣。

她一隻腳踏進房間,忽然想起什麼似得回頭,「對了主持,今天早上三點有寺廟的人在打掃嗎?我好像聽到了奇怪的聲音。」

主持一直噙着笑意的嘴角忽然動了動,神色也有一絲古怪,卻很快恢復,「沒有呢,我們寺廟的作息時間是早五晚八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