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家神情有一絲呆滯,嘗試問道:「少爺您說的疊衣服是字面上的疊衣服嗎?」

電話那頭的聲音沉默了一會才傳出葉念墨的聲音,「恩。」

管家嘴角忍不住扯出一絲笑容,感覺到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有察覺,他立刻收斂,清咳了一聲就按照自己的理解教葉念墨怎麼疊衣服。

夜晚,燈光把一個人的身影拉得很長,構成了最吻戲你的場景。

次日,丁依依醒來的時候對面早就只剩下有些冰涼,微微凌亂的床鋪,她起身拉開窗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