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初晴的思緒停頓在這一時刻,瞳孔猛然縮小,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,只能呆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人。

「我和她第一次是在你懷孕以後,那天我喝了酒,所以做出了那種事,」他看着她,繼續道:「後來我又和她在一起幾次,直到我知道她懷孕了。」

葉初晴聽到「懷孕」兩字的時候身形一哆嗦,卻還是沒有說什麼。

海卓軒繼續道:「我準備帶她去打掉的時候大家就知道了,接下來的事情說出來也沒有什麼意義。」

「有好多次,你說你要去公司處理事情是不是都去見她了。」葉初晴紅着眼眶發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