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博神色複雜的看着始終低頭的宋夢潔,對方小心翼翼的樣子讓他連氣憤的情緒都生不起來,儘管那只是對於弱者的同情。

隨後他又將視線轉移到瀕臨爆發的少爺身上,只見葉念墨雙目迸發着極其強烈的,憤怒的情緒,身體微微前傾,好像蓄勢待發的豹子。

「卓軒,難道你就沒有想要解釋的嗎?」葉念墨冷冷開口,聲音像從牙縫裡擠出來的。

海卓軒嘴角閃過一絲帶着苦意以及嘲諷的笑容,「還需要解釋嗎?」

話音剛落就被一拳頭揍得貼到了牆上,他揩掉出血的嘴角,轉回被打偏的頭看着葉念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