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,丁依依打開自己給葉念墨買的領帶,甜滋滋拿起電話,「你在做什麼?」

「看文件。」葉念墨聲音帶着磁性,溫和的回答。

丁依依在床上滾了一圈,把頭埋進枕頭裡,聲音透過枕頭帶着嗡嗡的回音,「我給你買了一個領帶哦。」

「領帶應該用條,量詞錯誤。」電話那頭的人似乎離開了座位正在走動,氣息也隨着他的動作深淺不一。

丁依依笑道:「葉先生,你應該去當老師的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