貝克拍了拍他的肩膀,「我知道葉家的本事很大,甚至可能會比警C查到的更多,暗地裡我管不着,明里還是收斂一點。」

「是,貝克叔叔。」葉念墨應着。

車內,丁依依見他開門着急的問道:「怎麼樣了?」

「先回去再說。」葉念墨開車直接開到市區裡的一家酒店,進了房間直接去了浴室,不一會隨身響起。

等他出來的時候下身只圍了一條浴巾,水珠從結實的體魄上滑下,人魚線下陰影若隱若現,看得丁依依臉色一紅,急忙撇過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