見他神色如常,丁依依沉默了半響才道:「我去看過伯母了,她老了很多。」

波瀾不興的眼眸終於有了波動,嚴明耀滿是愧疚,卻什麼也沒有說。

從監獄裡出來,葉念墨的電話正好追到,「你在哪裡?」

「監獄,我來問嚴明耀股關於秋白的事情。」

葉念墨沉默了一會,「等我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