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氣得臉都扭曲了,也跟着站起來有些不滿道:「說實話,我女兒那可是一直在挑人的,要不是你走運,我女兒絕對不比你差!」

話音剛落她就「哎呀」的叫了一聲,低頭連忙跳開,指着丁大成嚷道:「你在幹什麼啊!」

丁大成低着頭面無表情的揮動着手裡的拖把,拖把上的水漬全部都濺到女人的褲腿上。

女人氣急敗壞的往門口走去,末了又折回來把桌子上的水果一股腦的全部拿走。

門被丁大成重重的拍上,「什麼玩意兒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