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丁丁我想死你了!」傑天占據着整個大屏幕,笑得沒心沒肺。

丁依依嘆了口氣,「傑天,我說過你不要再讓別人送玫瑰花給我了。」

「不喜歡玫瑰花?那化妝品可以嗎?」傑天敲響了手指,視線李出現一個穿着西裝的男人。

丁依依急忙制止,「傑天,我說的是什麼都不要送,所有的東西我都不需要!」

傑天安靜下來,身體也往後靠在皮質椅子上,「你可以不要,但是我依舊要送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