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好點了沒有?」他溫聲問道,手上的力道隨着她眉頭皺着的程度變換着。

丁依依垂頭看着地上,忽然說了一句,「我樣子已經變了,你不會覺得對着一個假人嗎?」

撫摸着額頭傷口的手勢一頓,借着是加重力道的揉捏,她痛得再次抱住腦袋。

葉念墨彎下腰和她平視,「在你還是丁妄幽的時候我很痛苦,一方面我覺得我要對丁依依忠誠,我不相信我的感情會被短短只見過一面的女人給輕易動搖,然而事實是,看到你受傷我也會難受,我愛的是丁依依,包括人和靈魂。」

「我受傷的時候你有在乎過嗎?在我不是丁依依的時候?」丁依依內心騰升出怪異的感覺,她始終對葉念墨沒有認出自己而耿耿於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