傑天的眼神閃過一絲勢在必得,很快便消失不見,又恢復那個大男孩的樣子,「好嘛,不說就不說,那你休息。」

幫丁依依蓋好被子,傑天又和她撒嬌了一會,這才出門,門外隨性而來的助理已經等候。

「傑少,你一走場子裡又有動靜了,怎麼辦?」

傑天的臉色冷得出奇,他走到助理面前挑眉,「很嚴重?」

「很嚴重,不知道誰泄露了您要到中國的消息,所以很多人都蠢蠢欲動。」助理蹙眉說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