車子快速的從她面前一閃而過,「等等。」

葉念墨忽然開口,他透過後視鏡打量着那個繼續緩緩前進的女人,心中有些詫異,她怎麼把自己弄成了那個樣子?

這時候電話忽然響起,他接起,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,再看女人時眼眸已經帶上了冷意。

丁依依拖着疲倦的身體緩緩的往前走着,腳踝的痛感讓她只能狠狠的咬住牙槽才不會哭出聲音來。

身後沉穩的腳步聲傳來,她的手臂被人狠狠扯住一拉,受傷的腳踝一扭,鑽心的疼痛席捲而來,眼淚不爭氣的在眼眶裡打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