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呆在一旁扭捏着不願意離開,他的話在丁依依耳朵里卻如同晴天霹靂,沒有錯,她現在已經不是丁依依,朱霖不認識她,她認識的人都不認識她。

她跌跌撞撞的往醫院大樓里狼狽的跑去,小呆站在原地撅着嘴道:「小丁丁跑了,她不想和我玩!」

三天後

一大早醫生就來到了房間,護士把窗簾放下,室內開着並不算刺眼的光亮。

丁依依坐在床上,任憑醫生把她臉上的紗布一層一層的取下來,直到一隻手按壓這自己臉上的肌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