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竟然騙我你受傷了。」丁依依忍着眼淚揮動着拳頭做出猙獰的樣子。

葉念墨無奈,「我真的受傷了,只不過手是小傷。」

他眉頭緊皺,左邊臉頰還掛了彩,看樣子不像是說謊,兩人身後傳來車子疾馳在土地上的沙沙聲。

「不管你了。」丁依依嘟着嘴朝車子的方向跑,還沒跑幾步就聽聽見身後身體轟然倒塌的聲音。

醫院病房,冰冷的點滴順着針孔流流入血管,付鳳儀流着淚捂着葉念墨的手直嘆氣,「造孽啊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