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斂住笑容,葉念墨的神色更冷,「我警告過你們,可是你們還是這樣一意孤行,我建議你現在還是趕快回家想一想讓女兒去哪個國家躲一躲比較好,畢竟明天以後,她就能上頭條了。」

「你!」鍾社長氣得直捂住心臟,顫抖的站起來就想去打葉念墨。

葉念墨輕鬆躲開,低頭理了理手腕處的褶皺,面無表情道:「送客!」

鍾社長被扶着出門,葉博這才上前,「剛才發來消息碼頭找到準備坐船逃跑的劉錢。」

碼頭正值漲潮,海浪湍急的拍打着石壁,呼嘯的風把人吹得搖搖欲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