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雪垂放在身側的手神經性的抽搐了一下,她很快掩飾好,用一貫的譏諷態度道:「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想為你的朋友報仇都想瘋了,那個錄音是不是你弄的。」

丁依依怒目而視:「為什麼你總是要咄咄逼人,難道你的教養都被狗吃了嗎!?」

她的聲音不小,傲雪怕把其他人引過來,便撇過臉不說話。

「我來是想告訴你,最近小心點,那個撞了傲雪的人可能會來害你,我雖然和討厭你,但是你罪不至死。」

丁依依從她身邊走過,袖口處的衣料輕輕摩擦,傲雪扭頭嗤笑看着她的背影,「貓哭耗子假慈悲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