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人由遠至近的跑過來,兩位老人詫異的看着葉博,後含淚而笑,「我們的女兒喜歡的原來是你,挺好挺好。」

葉博朝兩位老人鞠躬,以後我來代替她照顧你們。」

曾經鮮活存在的人永遠的離開,葉博拿着秋白的骨灰莊重的放到廟裡的供奉台上,現場氣氛太過於悲傷,丁依依轉身離開。

走出陵園,她重重的吁了一口氣,肺里吸進冰冷的空氣,她視線一轉,看到站在一棵樹下宋夢潔。

「夢潔!」她急忙小跑過去,「你怎麼會在這裡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