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的嘴放乾淨一點!」抓他的警員嚴厲的呵斥。

「哈哈哈,你當我怕你啊。」話音剛落,一個拳頭狠狠的就砸向他的臉頰。

葉博快氣瘋了,每一拳都下了死手,男人很快就流了鼻血,牙齒也被打斷了一顆,滿嘴的鮮血。

他是軍校出身,又在崩潰的邊緣,現場的警察竟然沒有人能夠壓制住他。

「葉博。」丁依依想上前安撫他,被葉念墨一把抓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