門口的風鈴輕響,丁依依看向窗外,宋夢潔穿過馬路,身上的牛仔襯衫隨風鼓動。

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,只知道窗外落日已經消失,夜色籠罩大地,她起身抬起麻痹的雙腿,機械的往外走。

「麻煩去陵園。」

陵園,守門人認得丁依依給她放行,一座墓碑孤零零的矗立在教堂的左側,他的右側是國內很有名的一個作家的墓碑。

墓碑上早就擺滿了鮮花,丁依依彎腰把自己帶來的百合輕輕放在上面,花瓣碾壓着花瓣,連手指都帶上了清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