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語氣凌厲,眼睛裡不滿了紅血絲,就像一頭盛怒的獅子,護士嘀嘀咕咕和身板的人說了些什麼,另一個人急忙去通知其他護工。

「怎麼了?」傲雪一直呆在醫院沒有走,聽到動靜也跟着一起出來,她瞥了一眼空蕩蕩的病房,明知故問道:「依依不見了?」

葉念墨轉身就走,卻聽見身後傲雪輕笑,「他和葉初雲真是情比金堅,估計追了那個男人去了吧。」

話音剛落,她就被盛怒的男人擒住了下頜,「現在,不要來惹我。」

撇下傲雪,葉念墨朝醫院天台跑去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,傲雪邊揉着酸痛的下頜一邊冷笑的朝反方向走,心裡滋生出一個念頭,如果丁依依在這時候出了意外死亡,那麼所有的人都會以為她是為了追葉初雲而去,這真是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不是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