與此同時,一間狹窄的辦公室里,葉念墨如同不知疲倦的機器,左手邊是貿易公司的文件,而右手邊是葉氏的文件。

為了能讓丁依依把葉氏坐穩,減輕她的壓力,他甘願做她幕後的男人,門被推開,葉博神色嚴肅的走進來,「少爺,有情況。」

「葉氏來了一個名叫傑森的老人,說是老夫人派去葉氏進行短期交流的,但是他一來立刻就否認了依依小姐的的提案。」葉博又詳細的把今天的事情概括了一遍。

「傑森?」

葉念墨皺起眉頭,他不知道這個傑森是誰,但是奶奶的做法他卻能猜到,葉初雲現在的情況可以說是逐步惡化,半邊身子接近癱瘓,能不能再撐一年都是懸念,而奶奶最擔心的無疑是葉初雲死後葉氏的歸屬問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