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至於她,」付鳳儀掃了一眼兩人交握的手,意味深長道:「念墨,她和初雲年後就要結婚了,就是你的親弟媳,我想你們這樣親密不合適。」

掌心中的手想要抽離,葉念墨卻握得更緊,神色里滿是堅定,「奶奶,她對我的意義就好像水裡的氧氣,沒有她我不可以活下去。」

他的話讓傲雪的心狠狠的一震,垂放在身體兩側的手指死命的扣着沙發的皮套。

葉念墨掃過傲雪,繼續道:「剛才您說您在世的一天傲雪就要留在葉家,我的答案也差不多,只要我活着的一天,她就是我的女人。」

話音剛落他就鬆開手,該牽為攬,付鳳儀氣得半死,夏一涵、葉子墨和管家急忙趕過來,聽到葉念墨這最後一句,葉子墨厲聲道:「放肆,是誰教你的規規矩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