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晴晴神色哀慟,「是啊,她能陪初雲走到這一步已經很好了。」

付鳳儀臉色一沉,「我葉家海能虧待她不成,如果不是初雲非她不可,想要進葉家的女人不會少。」

夏一涵低頭不語,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心裡有些難過,難道嫁入豪門的女人都需要感恩嗎?手背被人握緊,葉子墨溫柔的看着她。

他轉頭看向付鳳儀,「媽,這件事情還是看初雲的意思,我們就讓他自己做主吧。」

「你們是不是嫌我囉嗦了?」付鳳儀冷着臉站起來,「我只想葉家好好的,既然你們都不領情,那就算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