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念墨皺眉,「你的天賦確實比不上傲雪。」

丁依依瞪了他一眼,心情更低落了,雙手無意識的攪動着外套的紐扣。

葉念墨好笑的看着她像孩子一樣鬧彆扭,嘴角忍不住含笑,「天賦和努力本來就是兩碼事。」

丁依依一愣,他是在安慰她?還沒回過神,葉念墨已經朝外走去,她咬咬牙追了上去,為了葉初雲的期許,她一定要為他設計出一套對戒。

臨近黃昏,丁依依垂頭喪氣的下車,一天過去了,逛了無數個畫廊,卻始終沒有一點靈感,只要一提筆,畫出來的依舊是沒有生命的東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