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夜色沉沉,他疲憊的掏出手機撥通了丁依依的電話號碼,電話被接起,丁依依的聲音淡淡的,「我是丁依依。」

「是我。」徐浩然猶豫了半響才開口,「孩子,我想問問傲雪孩子的事情。」

他本來想更委婉的說出來,不料丁依依直接道:「那件事我確實有責任,是我讓她到電梯那裡去的。」

「你為什麼要讓她到那裡去。」徐浩然虛脫般的坐在椅子上,語氣一再放輕,他已經經不起更多的打擊了。

電話里沒有人應答,只有淺淺的呼吸聲,良久傳來忙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