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子墨掃了葉念墨一眼,這才轉身離開。

夏一涵轉身心疼的磨着葉念墨被打傷的手臂,「寶貝,你怎麼樣,我讓醫生來看看。」

「媽,我沒事。」葉念墨抹去唇角的血,他躺倒在地上,無神的看着天花板,抑制不住的想着丁依依。

夏一涵索性也坐到地上,她柔聲問道:「人的一生要做很多的決定,做了以後就很難後悔了。」

「我沒有後悔,就算再來一次我還是會這麼做,不然我沒辦法原諒她,也沒辦法原諒我自己。」葉念墨喘着粗氣閉上眼睛,腦里丁依依的影像越發清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