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夏姨沒事的,我就是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而已,念墨很心疼我,這就夠了。」她邊說邊看向葉念墨,付鳳儀在旁邊也不說破,只是道:「還叫什麼阿姨,我看正好子墨和一涵都在,那就乾脆結婚算了,結婚完小雪也不要工作了,就專心在家裡面。」

葉子墨在一旁不動聲色道:「媽,先等這次一涵辦完展會再說吧。」

付鳳儀想想也是,樂呵呵的應答下。

夜晚,傲雪走近書房,「我已經做到了這個份子上你還是不能接受我嗎?」

葉念墨從文件中抬起頭來,「今天的事情謝謝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