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吃不下,真的吃不下。」傲雪臉色蒼白不已,看起來更有一分美感與嬌弱。

葉念墨皺眉,親自端起粥,拿着勺子撥弄一勺送到她唇邊。

傲雪這才張開嘴喜滋滋的吃下,門口,丁依依提着保溫杯沉默的看着這一切,葉博走到她身後壓低了聲音,「走吧。」

她轉身朝醫院外走,手上提着的保溫盒仿佛有千斤重,一名喝醉酒的病人吵吵嚷嚷的衝進來,兩人撞到了一起。

「沒長眼睛啊!」男人捂着正在流血的頭罵罵咧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