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房間,她慢條斯理的收拾着行李,心中的疑惑並沒有停留多久,只要結果能夠如她所願不就好了?

可是為什麼心堵塞了一樣喘不過氣?她放下手中的物品,走到窗戶面前深吸,風還是一樣冷,灌到肺部有一股火辣辣了的感覺,她忽然在想,葉念墨在幹什麼?

這樣的念頭一旦滋生就很難消除下去,反而越放越大,影響了她的思緒,她的行動。她奪門而出,心想着就偷偷看他一眼,在離開前看他一眼就好。

書房裡沒有人,一切物品陳列得妥妥噹噹的,帶着一股蕭瑟,她有些沮喪的轉身,身後傳來管家意味深長的聲音,「我聽說少爺去了山頂。」

山頂?她瞬間瞭然,謝過管家之後,她沒有猶豫就出門,只為了心中的信念,她前腳一出,後腳葉初雲便走進葉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