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心神不寧的走着,拐角處閃過一個人影,她剛想叫又硬生生的壓制下來,如果叫了那傲雪一定不會放過她的,到時候又會給她小鞋穿。

她很害怕,即想救丁依依又害怕傲雪的報復,人影已經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,她靈機一動跑到不遠處的香台上抓了一把粉末。

如果丁依依看到這些粉末就會想到這是暗號了吧,幾乎是抱着贖罪的心理她沿路撒着粉末,回到車子旁,司機已經回來了,付鳳儀看到她後更是不滿。

「胡鬧!不等她了,成年人就要為自己的做法付出代價,真是沒有家教。」付鳳儀語氣嚴厲,聽出她在發火,現場的人都不敢說話。

車子開走了,天空揚起一陣風,把什麼都帶走了。丁依依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拋下,她順着傲雪指的方向找了一遍,走得越來越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