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雪看着他的背影消失,這才重新把視線投到豆豆身上,「沒出息,不就是死一條狗嗎?看把你嚇的。」

「什麼死一條狗?」付鳳儀從一旁走來幽幽的問着。

傲雪想了想,把成寶的事情說了一遍,付鳳儀有些不滿,「這算什麼事!」

傲雪順着她的話說下去,「是啊,聽說這種事情很晦氣的,也不知道會不會讓我肚子裡的孩子染上壞運氣。」

付鳳儀這一聽不得了,寧可信其有,她這重孫寶貝着呢,思前想後,她道:「把管家給我叫過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