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擒住她的下巴,動作卻十分輕柔,「嫉妒、憤怒、不甘、摧毀,我發現我不僅不排斥,反而很喜歡這樣的我。」

傲雪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着,她強裝着鎮定,一把揮開他的手,不退反而更近一步,兩個人離得更近,甚至能夠看到對方臉上的毛孔。

傲雪忽然輕笑,「很遺憾,我也有這些不堪的,不能見人的品質,甚至我比你想象的還要瘋狂和恐怖,」她頓了頓,拉長了語調,「所以不要試圖和我硬碰硬,否則我們可以看一看誰到底更勝一籌。」

「呵呵。」低沉的聲音從嚴明耀的口中傾瀉,他有一個很好看的唇,薄度適中,有人曾說那種唇形是善良的徵兆,而他卻被硬生生逼成了魔鬼。

他側着頭,似乎要吻上她,傲雪嫌棄的後退一步,他也不在意,「既然我們都是惡魔,那我們還真是天生一對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