傲雪赤腳站在柔軟的地毯上,因為起得太急,她的頭帶着一陣暈眩,葉念墨的話不斷的在她耳邊迴響。

她真的是一文不值,他討厭做壞事的她,可又是誰把她推向惡人的深淵,丁依依是好的,她善良堅強,她是壞的,只會做壞事,從頭到尾壞到尾。

她跌跌撞撞的坐回床上,手忍不住覆上肚皮,好,既然你那麼關心她,我偏偏要讓你們永遠不能在一起!

夜晚,葉念墨拿着文件從書房裡出來,他的語氣沉穩,有條不絮的對着電話布置工作,鬼使神差的,他的步伐朝着熟悉的方向走去。

掛下電話,他有些詫異自己已經站在了丁依依的房門,他轉身離開,速度卻越來越慢,重新折返,她抬起手,卻在要敲門的時候猶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