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語氣嚴厲,付鳳儀急忙道:「念墨,你和初雲最近是怎麼回事,有話好好說!」

「奶奶,我們沒事的。」葉初雲掃了他一眼,他把手肘往後擺了擺,將瓶中的酒倒入酒杯。

傲雪拉了拉葉念墨的袖子,眼神中有擔憂,葉念墨重新坐回桌子,氣氛終於有一絲融洽,付鳳儀這才放心,她含着淚夾了一筷子的菜放到身旁的一個空碗裡,低聲呢喃道:「孫子們你也看到了,大家都很好,還有重孫。」

席間,傲雪說了一些趣事讓付鳳儀笑的前俯後仰,葉初雲有一口沒一口的喝着酒,有些臉紅脖子粗。

「奶奶,我可能有些醉了,需要出去外面醒醒酒,不要讓爺爺看到我這個樣子。」葉初雲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