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鳳儀看她不接話也不惱,而是繼續說道:「我很愛我的孫子,不希望看到今天他們兄弟倆自相殘殺的局面。」

丁依依終於抬頭看着她,「那就放我離開這裡,您是他奶奶,他一定會聽您的。」

付鳳儀搖搖頭,「孩子你還不明白,念墨他不會放開你,這一點和他的爸爸倒是一個模樣刻出來的。」

兩人坐在一起就好像拉家常,付鳳儀的神色慈祥了很多,丁依依卻不敢大意,繼續謹慎的盯着她。

付鳳儀不在意的笑笑,「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這樣吧,你留在葉家,做葉家的僕人,什麼時候還清了錢,什麼時候你就離開,到時候念墨那邊我來負責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