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一涵搖搖頭,她出國散心的時候不知道這孩子也跟着走了,想必葉初雲是出國找她的吧。

「你知不知道初雲他··?」夏一涵想說的話梗咽在喉,她不知道應不應該把這一切都說出來,告訴這孩子他的病情。

「一涵。」葉子墨走了走來,微不可聞的搖搖頭,夏一涵嘆了口氣,「沒什麼,既然你找到一位好師傅,就好好學以致用吧,很多人一輩子都可能沒有那麼好的運氣。」

葉子墨摟着夏一涵轉身,身後傳來丁依依的聲音,「初雲是不是為了找我?」

夏一涵轉身,有些遲疑的點點頭,她實在是無法看着那個孩子孤單的在每一個城市中穿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