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店套房裡,葉念墨眼神玩味,修長的手指把玩着精緻的鑽石項鍊,「去查一下Alin的徒弟底細。」

「是,少爺!」葉博立刻應答下,他的心中也有疑惑,那日看到的類似於成寶的影子一直讓他十分在意。

旁邊打掃的法國傭人快速的抬頭看了他們一眼,然後低着頭繼續打掃,等到打掃完畢立刻退出房間直奔公館。

「依依!」女傭拽着裙擺急匆匆的打開設計室的大門,丁依依在發呆,被她嚇了一條,急忙應答,「我在。」

「Alin,徒弟,男人,」法國女傭因為日常接觸很多中國客人,隱約可以聽清楚大概的意思,卻說不出來,只能零星的說幾個她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