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靜靜的站着,猶如找不到家的孤單野獸,良久他自嘲的扯出一個笑容,或許因為太過想念,所以才會出現這種好笑的幻覺吧,他搖搖頭,趕赴下一個國家,尋找心中的那個人。

葉念墨坐在會議室里,美國之行再一次落空,他從美國直接飛法國,期間只在飛機上睡了幾個小時。

他眼神凌厲,手指在大理石桌面上敲了敲,「Alin什麼時候可以到?」

公館裡的女傭被他的眼神嚇得腳軟Alin今天以為又是葉氏的員工來,所以相約着其他人去釣魚去了,只留下了丁依依小姐。

對了,!女傭急忙說道:「Alin新收了一名徒弟,在資質上十分受主人喜歡,還說要把畢生的經驗全部傳授給她,我卻讓她來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