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博的臉色算不上好看,他沉聲說動,「我想我們還可以再談談。」

伊萊恩笑着拉開門,「我們法國人講究的是浪漫,要不葉氏派一隊人馬過來在大街上跳舞,那們我們就考慮合作的事情。」

「祝你們愉快。」葉博嘴唇緊緊抿着,面色卻很淡然,Alin有些讚賞的看着他,不是任何一個人在接受刁難之後還能保持這麼好的心態,光是這一點這個小伙子就很不錯。

葉博的眼角掃過門口,然後渾身一震,心中詫異不已,剛才從門口走過的是成寶?他提着公文包追出去。

走廊外空空如也,他追了幾條走廊還是一個狗影都沒有見到,在門口的那一幕揮之不去,丁依依是不是在法國的這個念頭在腦子裡不斷的放大,他掏出手機撥通了電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