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身體在冷風中瑟瑟發抖,卻始終執拗的抬頭與他對視,哪怕他的眼眸里已經沒有她。

葉念墨背脊挺得很直,他站在那裡,如果古代神抵一般,半響,他開口,「走吧。」

車子在路上疾馳,直到駛入一個小區,傲雪緊張的看着陌生中帶着一絲熟悉的小區。

隨着車子越往裡開,她逐漸回想起,當初就是在這裡,她知道葉念墨要和丁依依同居,也就是那天開始她黑化了,變得不像自己,只想用盡任何手段把葉念墨牢牢的綁在身邊。

車子停下,葉念墨的目光始終沒有在她身上停留,只是沉聲說道:「走吧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