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是誰給她戴上那枚戒指的?」葉念墨口氣微冷了下來,導購員有些結巴道:「這是我們店裡最貴的珠寶。」

葉年墨緩和了神色,他知道是自己過激了,傲雪手上戴着的戒指和當初他送給丁依依那款項鍊是同一個款式,剛才和伊萊恩的通話讓他有了危機感。

「念墨,我很喜歡這一個。」傲雪走到他身邊詢問般的看着他,忽然店門被推開,葉博走了進來,對着少爺就是一個深深的鞠躬。

「少爺,請允許我到法國去一趟。」

法國?傲雪好奇的把視線投到葉博身上,葉念墨眉頭微皺,「理由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