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看起來好好喝的樣子,葉初晴大大的杏眼盯着酒杯,滿眼都是遺憾,她可憐兮兮的勾了勾海卓軒的手指。

海卓軒明知道她是故意的,但是看着她低垂着頭,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,心中實在不忍,他嘆道,「只能喝一口。」

葉初晴眼神瞬間亮了起來,就着海卓軒遞過來的酒杯抿了一口,小臉頓時皺了起來,「好難喝!」

「都和你說了,真是不聽勸。」海卓軒語氣斥責,目光卻十分柔和,葉初晴吐吐舌頭,「討厭!我要去洗手間。」

看着她的身影進到洗手間,海卓軒才收回視線,臉上已經恢復淡淡的神色。葉念墨一口喝乾杯中的酒,「什麼時候走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