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依依臨時接到通知要提前一天去巴黎,走得匆忙,甚至只來得及和葉念墨和葉初雲各發了一條短信。

巴黎和國內相差6個小時,剛下飛機,明明已經是黑夜,丁依依和秋白還是一臉振奮。

走秀方給兩人定了酒店,丁依依看着堪比小型游泳池的浴盆驚訝得合不攏嘴,被秋白笑了好久的土包子。

打開手機,裡面一條短信都沒有,丁依依心裡有些空落落的,秋白在一旁看不過眼,起身抓過她的手機,輕而易舉的找到葉念墨的電話號碼,撥通以後再扔給她。

丁依依手忙腳亂的接過,電話只響了兩聲就接起來,隱約還聽見葉博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