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抬頭看她,語氣堅定,「不管我做了什麼事,不管你做了什麼事,我都不會放開你,永遠不會。」

現實之所以痛苦,是因為無法實現夢的美好,當丁依依再次出現再自家小區門前的時候,她竟然感覺昨天的一切就好像做夢般。

葉念墨靠近她,兩人身上還帶着海水淡淡的,鹹鹹的氣息,他在她的額頭下印上一吻。

忽然身後有腳步聲傳來,丁依依心中一動,大喝:「誰!」

身後的女人嚇了一跳,嘀咕了一句後匆匆離開。丁依依長長的吁了一口氣,最近黑夜裡跟隨自己腳步的聲音實在是太過於詭異,她忍不去要去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