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想起丁依依的媽媽,想起年少輕狂的時候自己的愛情,他抹了把臉,深深的吸了口氣,等到情緒平復了些才道:「可是當初我們沒有人做第三者。」

果然還是因為這個原因,葉念墨耐心道,「我和傲雪確實有一段過往,但是我現在愛的是依依,以後也會是。」

「那你能確定和另一個小姑娘斷得乾淨?你知不知道他們是姐妹?!」丁大成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又激動起來。

一陣冷風剮過,帶動了兩人的衣袖,衣袖發出霍霍的響聲,葉念墨站直身體,「傲雪是我的責任,一輩子都甩不掉的責任。」

「那就請你不要再來騷擾我們的生活。」他的身後猛的響起丁依依的聲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