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雙玲聽着她的話,視線逐漸挪到電視畫面上,她臉上淚痕未乾,心卻冷了下來。傲雪俯身靠近她,嘴唇微微張開,「你甘願就這麼被她玩弄於鼓掌之間嗎?她搶了你愛的男人,還讓你沒了事業,你能容忍嗎?」

莫雙玲雙眼懷着極度的恨意,傲雪滿意的笑了笑,抽身離開。從莫家出來後,她沿着街道緩緩的開車,直到面前出現了無痛人流的牌子,她才知道自己潛意識一直想要找醫院把孩子流掉。

她把車子熄火,靜靜的看着醫院冷清的大門,偶爾有一兩個女人在男人的攙扶下走進醫院,她知道在不久後,一個個小生命就要離開這個世界。

車子內的溫度逐漸變冷,她活動着快要凍僵的手指,終於拿起電話。「媽,我懷孕了。」

電話里的聲音先是一頓,隨後聲調猛的一揚,「懷孕了,好孩子,這可是大喜事,你等等,我這就來。」